彩票官网
當前位置:電子課本網 > 詩句大全 > 寫物 > 寫鳥 > 

疏雨池塘見,微風襟袖知。陰陰夏木囀黃鸝。

“疏雨池塘見,微風襟袖知。陰陰夏木囀黃鸝。”

------該詩句摘自宋代詩人賀鑄的《南歌子·疏雨池塘見

疏雨池塘見,微風襟袖知。陰陰夏木囀黃鸝,何處飛來白鷺立移時。
易醉扶頭酒,難逢敵手棋。日長偏與睡相宜,睡起芭蕉葉上自題詩。


鑒賞
  賀鑄出身于沒落貴族家庭,是孝惠后的族孫,且娶宗室之女。但他秉性剛直,不阿權貴,因而一生屈居下僚,郁郁不得志。這種秉性,這種身世際遇,使他像許多古代文人一樣,建功立業的胸襟之中,常常流走著痛苦、孤寂、無奈的波瀾。這種心緒時時反映在他的詞作中,《南歌子》便是一例。
  此詞以常見的寫景起手。“疏雨池塘見微風襟袖知。”“見 ”、知,覺的意思,可與第二句的“知”字互證。疏雨飄灑,微風輕拂,一派清爽寧靜。這景致并無多少新奇,到是“見”“知”二字頗見功力。作者不僅以抒情主人公的視角觀物,而且讓大自然中的池塘觀物,池塘感到了疏雨的輕柔纏綿,于是池塘也有了生命力。便是主人公觀物,這里用筆也曲回婉轉,不言人覺,而言袖知,普普通通的景物這樣一寫也顯得生動形象,神采飛揚了。其實賀鑄這兩句原有所本,語出杜甫《秋思》詩“微雨池塘見,好風襟袖知。”接下去兩句化用王維《積雨輞川莊作》的詩句和詩意。王詩云:“漠漠水田飛白鷺,陰陰夏木囀黃鸝。”寬闊的水田里白鷺飛翔,繁茂幽深的樹叢中黃鸝啼鳴,大自然的一切都是自由而寧靜的。王維描寫了優美寧靜的田園風光,抒寫了自己超脫塵世的恬淡自然的心境。賀鑄直用了“陰陰夏木囀黃鸝”一句,又化用了“漠漠 水田飛白鷺”一語。不過仔細品味,這白鷺之句,賀詞與王詩所透露出來的心緒還是有所不同的。王詩是一種帶有佛家氣息的寧靜;而賀詞云“何處飛來白鷺,立移時。”似乎在說,什么地方飛來的白鷺喲,怎么剛呆了一會兒就走了。這 “何”字,這“移時”,似乎透露著主人公的一種心境,他似乎在埋怨什么,在追尋什么,在挽留什么……。字里行間飄溢出的是一種孤寂和 無奈。而且這上片結句不僅寫景,在結構上也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,使上下片之間暗脈相接。
  下片進入對日常生活的描寫。“扶頭酒”,即易醉之酒。唐代姚合《答友人招游》詩云:“賭棋招敵手,沽酒自扶頭。”賀鑄的“易醉扶頭酒難逢敵手棋。”化用其意寫自己飲酒下棋的生活。喝酒易醉;下棋,對手難逢,這字里行間蘊含著的仍然是一種百無聊賴的心緒。于是便有結句“日長偏與睡相宜。睡起芭蕉葉上、自題詩。”夏日長長,無所事事,最適合于睡覺。睡起之后,只管在芭蕉葉上自題詩,自取其樂。這之中透露著的是一種自我嘲解,自我調侃。其實這兩句詞也有所本。歐陽修《蘄簟》有句云:“自然唯與睡相宜。”方干《送鄭臺處士歸絳巖》有句云:“曾書蕉葉寄新題。”下片內容并不復雜,無非是飲酒、下棋、睡覺、題詩等文人的生活瑣事,可是借助于“易解”、“難逢”、“偏”、“相宜”、“自題詩”等字眼,可以感受到作者的孤寂和壯志未酬的憤懣不平。
  賀鑄是以善于點化前人詩句而著稱的,而此篇句句點化,且又絲絲入扣,渾然天成,實在是難能可貴。
賞析二
  這是一首夏日即景之作。
  開篇以常見的寫景起手。“疏雨池塘見,微風襟袖知。”“見”、知,覺的意思,可與第二句的“知”字互證。疏雨飄灑,微風輕拂,一派清爽寧靜。這景致并無多少新奇,到是“見”“知”二字頗見功力。作者不僅以抒情主人公的視角觀物,而且讓大自然中的池塘觀物,池塘感到了疏雨的輕柔纏綿,于是池塘也有了生命力。便是主人公觀物,這里用筆也曲回婉轉,不言人覺,而言袖知,普普通通的景物這樣一寫也顯得生動形象,神采飛揚了。接下去兩句化用王維《積雨輞川莊作》的詩句和詩意。王詩寫到寬闊的水田里白鷺飛翔,繁茂幽深的樹叢中黃鸝啼鳴,大自然的一切都是自由而寧靜的。王維描寫了優美寧靜的田園風光,抒寫了自己超脫塵世的恬淡自然的心境。賀鑄直用了“陰陰夏木囀黃鸝”一句,又化用了“漠漠水田飛白鷺”一語。不過仔細品味,這白鷺之句,賀詞與王詩所透露出來的心緒還是有所不同的。王詩是一種帶有佛家氣息的寧靜;而賀詞云“何處飛來白鷺,立移時。”似乎在說:“什么地方飛來的白鷺喲,怎么剛呆了一會兒就走了?”這 “何”字,這“移時”,似乎透露著主人公的一種心境,他似乎在埋怨什么,在追尋什么,在挽留什么……字里行間飄溢出的是一種孤寂和無奈。而且這上片結句不僅寫景,在結構上也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,使上下片之間暗脈相接。
  下片進入對日常生活的描寫。賀鑄的“易醉扶頭酒,難逢敵手棋。”化用唐代姚合《答友人招游》詩意寫自己飲酒下棋的生活。喝酒易醉;下棋,對手難逢,這字里行間蘊含著的仍然是一種百無聊賴的心緒。于是便有結句。夏日長長,無所事事,最適合于睡覺。睡起之后,只管在芭蕉葉上自題詩,自取其樂。這之中透露著的是一種自我嘲解,自我調侃。其實這兩句詞也有所本。歐陽修《蘄簟》有句云:“自然唯與睡相宜。”方干《送鄭臺處士歸絳巖》有句云:“曾書蕉葉寄新題。”下片內容并不復雜,無非是飲酒、下棋、睡覺、題詩等文人的生活瑣事,可是借助于“易醉”、“難逢”、“偏”、“相宜”、“自題詩”等字眼,可以感受到作者的孤寂和壯志未酬的憤懣不平。
  全篇化用前人詩句,且又絲絲入扣,意趣自然,渾然天成。賀鑄曾云:“吾筆端驅使李商隱溫庭筠輩常奔命不暇。”說明他博學強記,善于融化前人詩句。此闕雖未引用溫、李詩句,而被“驅使”的前人則更多矣。
  全詞筆調疏快,風光如畫,閑適之情見于筆端紙上,又有清幽靜謐之感。
彩票官网 新加坡快乐8开奖网址 时时彩组六论坛 黑红梅方100局打法 竞彩计算器 重庆时时坑人控制 pk10人工1期计划在线 天天电玩城九线拉王 博汇彩票app下载 21点游戏中文版下载 11选五技巧 河南快赢481玩法 ag每天赢几百现实吗 重庆时时彩历史开奖期数 江西多乐彩今日开奖 甘肃快三在线计划 天天中彩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