彩票官网
當前位置:電子課本網 > 詩句大全 > 抒情 > 思鄉 > 

不用憑欄苦回首,故鄉七十五長亭。

“不用憑欄苦回首,故鄉七十五長亭。”

------該詩句摘自唐代詩人杜牧的《題齊安城樓

嗚軋江樓角一聲,微陽瀲瀲落寒汀。
不用憑欄苦回首,故鄉七十五長亭。


鑒賞
  此詩首句“嗚軋江樓角一聲”中的“一聲”兩字很有可玩味。本是暮角聲聲,斷而復連,只寫“一聲”也就是第一聲,這顯然是強調它對詩中人影響很大。他一直高踞在城樓,俯臨大江,憑欄回首,遠眺通向鄉關之路。正出神的時候,忽然一聲角鳴,使他不由驀然驚醒,這才發現天色已晚,夕陽已沉沒水天之際。這就寫出一種“苦回首”的情態。象聲詞“嗚軋”,用在句首,正造成似晴空一聲雷的感覺。
  由于寫“一聲”就產生一個特殊的情節,與“吹角當城片月孤”一類寫景情詩句同中有異。嗚咽的角聲又造成一種凄涼氣氛,那“瀲瀲”的江水,黯淡無光的夕陽,水中的汀洲,也都帶有幾分寒意。“微”、“寒”等字均著感情色彩,寫出了望鄉人的主觀感受。
  暮色蒼茫,最易牽惹鄉思離情。詩人的故家在長安杜陵,長安在黃州西北。“回首夕陽紅盡處,應是長安。”(宋張舜民《賣聲》)“微陽瀲瀲落寒汀”,正是西望景色。而三句卻作轉語說:“不用憑欄苦回首”,似是自我勸解,因為“故鄉七十五長亭”,即使回首又怎么能望盡這迢遞關?這是否定的語勢,實際上形成唱嘆,起著強化詩情的作用。這首詩是宦游思鄉之作,贊許者都異口同聲地稱引其末句。
  按唐時計量,黃州距長安二千二百五十五里(《通典》卷一八三),驛站恰合“七十五”之數(古時三十里一驛,每驛有亭)。但這里的數字垛積還別有妙處,它以較大數目寫出“何處是歸程,長亭更短亭”的家山遙遠的情景,修辭別致;而只見歸程,不見歸人,意味深長。從音節(頓)方面看,由于運用數字,使末句形成“二三二”的特殊節奏(通常應為“二二三”),聲音的拗折傳達出憑欄者情緒的不平靜,又是一層妙用。
  唐代有的詩人也喜堆垛數字,如駱賓王,卻不免被譏為“算博士”。考其原因,是因為他運用的數字多是為了屬對方便,過露痕跡,用得又太多太濫,也就容易惹人生厭。而此詩數字之設置,則是出于表達情感的需要,是藝術上的別出心裁,所以驅使而讓人沒有察覺,真可夸口“雖‘算博士’何妨”。
彩票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