彩票官网
當前位置:電子課本網 > 詩句大全 > 生活 > 鄉村 > 

黃葉覆溪橋,荒村唯古木。

“黃葉覆溪橋,荒村唯古木。”

------該詩句摘自唐代詩人柳宗元的《秋曉行南谷經荒村

杪秋霜露重,晨起行幽谷。
黃葉覆溪橋,荒村唯古木。
寒花疏寂歷,幽泉微斷續。
機心久已忘,何事驚麋鹿。


鑒賞
  首聯寫詩人在晚秋時節,冒著早晨的霜露,走在幽深的山谷之中,字里行間流瀉出一種跋涉之苦。其實,詩人現實的生活道路也是如此。首句的“杪秋”本已點明季節,但作者卻仍嫌不足,在句尾又以“霜露重重”加重筆墨,進一步渲染了秋之已深。次句的“幽”字,則是強調了詩人所行山谷遠離市井,幽深僻靜。
  接著,具體寫經荒村所見。厚厚的黃葉覆蓋著小溪上的橋面,荒村唯有古樹處處可見,寒天的野花,稀疏零落,大地更顯得空曠。山谷深處的泉水聲微流緩,水聲時斷時續,更襯出大地的寂靜。幾句詩,寫盡了南谷秋色和荒村的荒僻景象,給人以衰敗、寥落之感。
  詩人處境險惡,眼前如此蕭疏荒寂的景色,很自然地觸動了他的身世之感。作者在《始得西山宴游記》中曾這樣說道:“自余為僇人,居是州,恒惴栗。”他也想驅除胸中的郁悶。可是,今天南谷之行卻沒有使他得到“心凝形釋,與萬化冥合”的輕松,反而更加重了他的孤獨落漠之感。詩最后寫的“機心久已忘,何事晾麋鹿”,表面上的超脫放達之態,實際上卻反映了欲遣愁緒而不能,從而愁上加愁的心境罷了。
  全詩緊扣題目,以標題中的“荒”字籠蓋全篇,使詩人筆下的畫面,涂上了一層慘淡之色,霜露、幽谷、黃葉、溪橋、古木、寒花和幽泉,無一不在它的籠罩之下,因而有力地突出了荒村的特點;而這個特點,又處處不離“杪秋”這個季節,使景物都具有濃厚的時令特色。
  詩人筆下的景色寫得真實、自然,同時又處處滲透著詩人的主觀情憬。詩人特有的心境與眼前寥落衰敗的景象相互交融,達到了情景交融的藝術境界。
彩票官网